您的位置: 花都信息网 > 健康

【看点】拖欠工钱(剧本)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7:45:01
1 市中心,街,外,早
路中央站着农民工,手中持着刀子,刀子横在自个脖子上,脸上流下泪水。
群众围观对他议论纷纷。
民工:爹娘,儿子无能,眼看过年了,可儿子没要到钱啊!(失声哭泣)
群众甲:有什么想不开把刀先放下吧。
群众乙丙丁:是呀把刀放下吧。
民工:大叔大婶,大爷大妈,我是工人,是建筑工程工人,我累死累活干了一年了,可工头拖欠工钱,你们说有理不?
群众甲乙丙丁:太不像话了(你一言我一句)
民工:我没钱回不了家过年,我媳妇父母孩子正等我回家过年,可我无脸回去。(别过头去哭泣)
车辆一一开过。
交警见群众多便走过来。
交警:让一让,(钻过人群)你干嘛的?走走走,别干扰交通。
民工:交警大哥我马上走(收起刀子去收拾包袱走开)
交警:(转向)都散了……
群众纷纷离开。

2 饭店门外,白日
民工背着包袱不知去哪,他停下脚步蹲下身哭泣起来。

饭店内,白日
张记者吃着包子望着门外,见路中央蹲着民工,他抓起两包子站了起来。
张记者:老板,钱放桌上了。(扔下三块钱走人)
老板:好嘞。慢走。(走在桌前收钱)

4 饭店门外,街,外,日
张记者走到民工面前:你还没吃饭吧?(递给他包子)
民工抹去泪看向他:谢谢啊(拿上包子吃起来)
张记者:你要回去呀?(见他背上包袱和被子问)
民工:(吃完包子看向他低头)是的,可我没脸回去啊。
张记者:为什么呢。
民工:(抬头)我没拿到钱。
张记者:怎么回事?说说看。
民工叹气:我就跟你说了吧,就从我刚来城市说起…
张记者恭听着。

5 (闪回)XX城市,外,日
车辆一辆接一辆开过。
行人挨着走,有的手中提着大包小包在逛街。
民工扛着包袱、抱着棉被走在街头。
民工见行人走来就打听。
民工:师傅我打听下建筑工地在哪?
行人:(指向)在向东大街过去向右方100米过去就是了。
民工:谢谢啊。
行人:不客气。(匆匆走开)
民工按他指的方向走去。

6 建筑工地,外,日
民工望着建筑楼层挂着布条:安全第一。

7 值班室内,建筑工地,外,日
老头:哎干嘛?不能进去。
民工转向:我来找活干。
老头:哦。那进来。
民工进入值班室。
工地传来切割机的嘈杂声:叽叽叽叽叽声。

8 值班室,内,日
老头:你从哪来的?(手中握着笔看向民工)
民工:我从陕北来。
老头写上:哦。叫啥?
民工:东子。
老头:大名?
民工:许文东。
老头:年龄?
文东:三十。
老头:娶媳妇了?
文东:娶媳妇这行也要报吗?
老头:要的,老板交待了凡是来找活干的人,都要问个明白。
文东:哦。有这规矩?
老头:把身份证给我看看。
文东:哦。(在口袋里拿出身份证递给他)
老头拿上身份证看了许久才放心填上表。
老头:可以进去了。
文东:谁是工头?
老头转向指向门外:就戴红帽的那个。
文东:哦。知道了。(带上包袱和被子走出值班室)

9 工地,外,日
文东走到工头面前:你是工头吧?
工头:干嘛的?不知道这施工重地不宜进入吗?
文东:知道。刚才我在值班室登记了。
工头看向:哦。那你干嘛来这里?
文东:我来找活干。
工头看了他老实忠厚勉强答应:好吧。跟我来吧。
文东:哎。(屁颠屁颠跟上)

10工棚,内,日
工头转向民工:晚上就睡这,你床在里边。
文东:好(走过去解下包袱,放下被褥放床架上铺好)
铺好返回工头身边。
工头:跟我去工地看看。(走出工棚)
文东:哎(跟出工棚关上门)

11 工地,外,日
工头:(转向指向对面的一个人。)老王这人交给你了。
老王:哎。好。
工头:啥事不懂就问老王。
文东应头:哎。
工头转向老王:我走了。
老王:好。
工头回头不屑地望着文东:好好干不亏待你的。(拍他肩膀走开)
老王:新来的,我教你(抡起锄头搅水泥)看明白了不?
文东:明白。我试试(卷起袖子抢过锄头搅拌水泥)
老王看了:就这样搅拌。我推铁轨车去。(推着铁轨车推进吊轨里)
他拉下栅栏门启动电机,吊轨往上八层升降。
文东干了会,出了一身汗。
工头走过来:安全帽戴上。(交给文东)
文东戴上系好:知道了。
工头看向水泥浆:不错。继续干好,不像老王没力气搅拌。
文东:哎。知道了。放心吧。
工头:你干我忙去。(便走开)
文东继续搅拌水泥。

12 食堂,内,中午
一群工人正排队打饭。
文东在后面。
老王打完饭走在桌位坐下来。
工人甲看向锅里全是蔬菜,不满:就这菜?咋没肉?
厨师:不服跟工头说去。
工人甲:不吃了(气呼走开)
厨师:不吃拉倒,下一个。
工人乙排到。
厨师勺子打在乙饭盒子里。
轮到文东,他将饭盒伸向窗口里。
厨师看向文东:新来的?
文东:是啊。
厨师:哦。(捞起一小包菜和汤)
文东端着饭盒走在桌位坐下来。
其他工人乙丙丁等等,打到饭纷纷走桌前坐下来吃饭。
老王见文东一人坐在那吃饭,便站起来拿上饭盒走在文东那坐下来。
老王:我能坐下来吗?
文东:可以。有啥不能坐的。(挪开空位让老王坐)
老王:好。好。(坐下来)
文东吃了会:王师傅你干了几年了?
老王停下咀嚼:十年了吧。(继续吃)
文东:哦。(埋头吃起饭)
这时,工头进来,他看工人们都在吃饭。
工头:大家都在,我宣布一下,等你们吃完饭继续干活。就这样。(匆忙走出食堂)
工人乙埋怨:让不让人活啊。
丁:就是工钱到现在还没发。
丙:就是。
文东转头看向老王:是这样吗?
老王:是的,也不知道是老板不讲信用还是工头,唉。咱不提了。吃饭。
文东:哦。(埋下头吃饭)

1 工地,外,下午
工人甲乙丙丁正在建房,砌墙,有的搭竹架,有的运水泥,有的切材料。
老王和文东正搅拌水泥。
阳光炎热,晒得每人身上出大汗。
工头监工,在工地走来走去,指划呼叫。
工头:都精神点啊。
他看向文东,随后转身走开。

14 楼层,内,日
甲:妈的精神个屁,老子中午都没吃饭,现在饿死了。
乙停下来:你呀,谁叫你逞能。
丙转向甲:就是,饿了自个肚子,呕啥气?
甲:得。我忍着饿把活干完。
乙丙笑起来,继续干起来。
手中正砌砖,一块一块砌成墙。

15 工棚,内,晚
一群工人在床上睡了。
甲乙丙丁正打牌。
灯泡下围着四人。
老王早已睡着了。正呼呼打呼噜。
文东侧身睡着。

16 工地,外,日(到了年底)。冬季
工地上工人们穿着厚工服排队领工钱。
老王兴致勃勃排队。
文东排在老王后面。

17 办公室,内,日
工头正算账目,手中大概有几万元。他数了又数。
工头:马文才1 000。
马文才领到工钱走出办公室。
轮到文东时,工头抬头望向他。
工头:你叫许文东吧。
文东:我是。
工头:你的工钱明年给你吧。
文东:啊…
工头:啊什么啊?(收拾账单走人)
文东:工头,我干了一年了,咋没我工钱?说着追了上去。)
工头没好气:你想咋滴啊?走开。
文东:不走你给我说清楚,我为啥没工钱,眼看过年了,家中父母媳妇孩子正等我挣钱回去过个年。
工头:我管不着。让开。
文东:不让。
工头看向甲乙助手:愣干嘛?给我轰出去。
甲乙卷起袖子对文东拳打脚踢。
文东抱头:打人了!打人了。
老王:不要打了。不要打了。
甲乙收手走开。
工头得意洋洋夹着公文袋走出办公室。
老王扶起文东:没事吧。
文东抹去嘴上血:我没事,他咋这样?我错了吗?
老王:你委屈了,来我这里分一千元给你。(一千元放在文东手上)
文东拒收:使不得。我不要(气呼呼走出办公室)
老王望向外面文东远去的身影。

18(闪出)饭店门,外,街,外,日
文东说完抹去泪水。
张记者:可恶!这太不道德了!走。(拉起)
文东:去哪?
张记者:公安局。
文东:哦。(抱起被褥跟上)

19 公安局长办公室,内,日
局长:你们坐(冲茶去)
文东战兢兢坐下来。
张记者:老钟,我找你为了民工事。
局长冲好茶转向两人:哦。什么事?
(拿上两杯热茶放在两人面前)
张记者:这位民工受委屈,他干了活没领到工钱,还被打轰出来了,你说这世道还有法律吗?
局长:是吗?(看向文东)
文东:是啊。公安同志,我说的句句属实。
局长:光说没用,是要有证据。
张记者:啥证据。
局长:要有证人才行。
文东:证人有。
局长:叫什么。
文东:姓王,名不晓得。
局长:他在哪。
文东:回去了。
局长:这不好办了。
张记者:还有其他法子吗。
局长:就是被告人现出证据,是怎样对当事人欧打的,这样警察才能将他抓起来。
张记者:行。(转向文东。)到时又让你委屈下了。
文东:没事。只要要到工钱干什么都行。
张记者:唔。(拍向文东肩膀)
局长:我派两人随你们去吧。
张记者:好的。

20 工地,外,日下午
文东手指工地:就这了。
张记者转向民警甲乙:你们乔装当事人亲人。
甲乙应头:明白。
张记者看向:文东,你只要激怒工头就行。
文东:知道了。
张记者:我们进去吧。(进入)
民警甲乙,文东跟上。

21 工地宿舍,门,外,日
文东指着不远处的地方:那个就是他宿舍了。
张记者走到门前敲门。
啪啪啪啪…
里面传来粗大的声音:谁啊?
文东:是我。许文东。
里面传来:来了来了,妈的(他打开门一看):你们来找茬的吧。(望着文东后面年轻力壮的小伙子,心中畏惧)

22 张记者:会抽烟?
工头拒收:什么事找我?
张记者收起香烟:去办公室说说。
工头领他们进办公室。

2 办公室,内,日
工头坐椅上:说吧。
张记者也坐下来。
甲乙和文东站着。
张记者:你也知道过年了,咱这位兄弟也不容易,老婆孩子正等着拿钱回去过年,你大人有大度不为小事计较。对吧?该给的就给,一句话,给还是不给?
工头:要是我不给呢?(不屑地别过头)
文东气呼呼走上前:好你工头!(拿起杯摔地上)
工头:反了妈的。(站起来瞪眼)就不给!想咋滴?
张记者:有话好好说。
工头:行(拨电话)喂,死哪去了?哥我遇茬了!快来。(放下电话)
张记者:你不会叫人来干架吧?至于吗?
工头:是又咋样?想咋滴?(坐在椅上翘起二郎腿不屑别过头)
文东拉上张记者:算了,咱们走。
张记者转向文东:不怕,咱不怕他,要不到工钱今天绝不走人。

24 工地,外,日
开来一辆面包车,停下车跳下十来人。
冲进办公室里。

25 办公室,内
甲:大哥,谁他妈吃了熊心豹子胆了?(看向张记者)是你吧?
工头:你们认输吧,一旦我弟兄跟你们急眼打起来,别怪我没提醒你们。
张记者:劳师动众何必呢?不就为了几个臭钱吗,你作为工头也太抠门了吧,只不过是找你要他自己该得的工钱,又不是几十万块,至于吗?
甲:妈的,少费话!(说完,动手打了张记者一巴掌)
民警甲抓住甲手:凭什么打人?
张记者抹去嘴角上的血。
乙走上前:哟,你算哪门蒜?走开。
张记者:看来你们动真格的了?行。来啊。
一群打手冲上来。
民警乙甲拔出手枪:不许动,我们是警察。
十来人蹲下身抱头。
工头啰啰嗦嗦坐直身子:你们真是公安?
张记者:怎么?不信?给你两条选择,一条,结清工钱。二条,进牢吃官司,你考虑考虑。
工头:我选第一条,我把工钱结清(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账本,算了下。)
工头打开皮包数了数:给。这是一万六千。
张记者:文东,你收着。
文东拿上一万六千收好。
张记者:记住,做人要厚道,别以为农民好欺负(转身)咱们走。
文东,民警甲乙转身走出办公室。
张记者随后出了办公室。
工头:妈的!(重重拍桌子)

26 列车停站,外,傍晚
文东感激地握着张记者的手:太谢谢你们了!(激动着,差点给跪下了)
张记者:好好回去过个年。
文东:哎(又跟民警甲乙相握手)谢谢公安大哥,真感谢你们了。
甲乙:好好过个年,过了年出来时找我们。
文东流下眼泪:我会的,会的。(背上行李踏上列车)
张记者和民警甲乙向文东招手。
列车开起来…
呜呜呜,汽笛声响…
齿轮咔嚓咔嚓启动起来。
【剧终

共 4425 字 2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工头拖欠民工工资这是一个经常看到的令人发指的事情。这个影视剧本里的文东,原本来自陕北,他在工地找到了一份出苦力的活,辛辛苦苦干了一年,本以为,过年了,他便可以拿着工钱回家和父母妻儿团聚了,却不料,工头眼睛一翻,便轻飘飘地来了个耍懒。更可恶的是,文东的据理力争,还遭到了工头手下一群打手的拳脚相加。无可奈何的文东最终只能走出工地,并在街头哭泣。好在这一幕正好被好心的张记者看到,于是,在张记者和当地公安局局长的安排下,他们再一次去了工地,并最终拿到了工钱……欣赏。荐读。【编辑:兰花悠悠香】
1 楼 文友: 2019-0 -05 12:20:15 感谢赐稿看点。期待精彩连连。部分标点符号作了添改。
2 楼 文友: 2019-0 -06 09:54:18 会的,感谢编辑欣赏。
 楼 文友: 2019-0 -06 21:04: 5 很有现实意义,欢迎老师加入看点,感谢老师支持。
回复  楼 文友: 2019-0 -07 10:00:0 一直支持看点!婴儿眼屎多是什么原因
语言蹇涩怎么治疗有效果
轻微尿失禁用哪种纸尿裤
幼儿流鼻血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