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花都信息网 > 健康

伦敦艺术品夏拍冲击10亿美元开局不利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13:56:02

伦敦艺术品夏拍冲击10亿美元开局不利

巴塞尔艺博会之后,艺术市场的战局随即转移至伦敦。在为期三周时间内,以佳士得、苏富比为首的拍卖公司将陆续在伦敦推出“印象派和现代艺术”、“战后及当代艺术”、“英国绘画”等专场。从这一季上拍的艺术品来看,各大拍卖行雄心勃勃试图冲击10亿美元的总销售额,然而,上周率先拉开帷幕的“印象派与现代艺术”却有点出师不利的意思。

6月19日,苏富比“印象派与现代艺术”夜拍率先登场,48件拍品中只有33件售出,成交额达到1.177亿美元,刚刚超过其整场拍卖会的最低估价。15件遭遇流拍的艺术品中,有相当部分甚至连一次竞拍也没有。全场唯一的亮点或许是胡安·米罗的作品《绘画(蓝星)》以3700万美元创造了艺术家的世界拍卖纪录,微微超越了该作品的最高估价。据悉,该价格差不多是2007年卖家入手时投入金额的两倍半。

除了这件米罗作品,亨利·摩尔雕塑作品《母亲与拿苹果的孩子》上拍时,5位买家参与竞争,最终以586万美元成交,超过440万美元的最高估价,也创下了亨利·摩尔室内雕塑拍卖的新纪录。

除此以外,整场拍卖会都显得颇为沉闷。毕加索彩色蜡笔作品《LesDejeuners》以53万美元成交,莫奈的风景画《LaSeineàBougival》成交价是375万美元,均未达到最低估价。刚刚创下世界拍卖纪录的爱德华·蒙克这次栽了跟头,其1929年的风景画《KrageroinSpring》遭遇流拍。

佳士得“印象派与现代艺术”夜拍在次日举行,70件作品中售出56件,成交额达到1.455亿美元。

拍卖会开始前有一个小小的插曲,此前备受瞩目的封面作品、雷诺阿的《浴女》宣布撤拍,并被告知已私下成交。佳士得官员透露,卖家在拍卖会开始前接受了一个“非常诱人的价格”,据悉,该作品此前的估价为1900万至2700万美元。

在此以后,毕加索和玛格丽特笔下的女人成为本场拍卖会的焦点之作。毕加索描绘情人弗朗索瓦丝的作品《怀孕的女人》以1350万美元成交,据悉,买家是纽约画廊主阿奎维拉。而玛格丽特1928年的作品《被强暴的女人》以1130万美元成交,是预估价230万美元的5倍。另一件毕加索作品,描绘他第二任妻子杰奎琳·洛克的《女人与狗》成交价为1100万美元。

并非所有毕加索作品都顺利找到了下家,贾科梅蒂、康定斯基等艺术家的一些作品也纷纷遭遇流拍。

在欧元区混乱的情况下,伦敦的拍卖行本将新希望寄托在中东、俄罗斯等艺术收藏新贵的身上。从2.5亿美元天价收购保罗·塞尚的《玩牌者》,到1.2亿美元创下世界拍卖纪录的蒙克作品《呐喊》,高端艺术市场以一连串破纪录的神话藐视着严重的世界经济局势。这样的形势鼓励苏富比、佳士得等拍卖行对艺术市场继续走强充满信心。不过上周的结果,使得人们对于其10亿美元总销售额的目标是否能够达成产生了怀疑。部分分析人士认为,或许是其过高的估价让市场无力承受。

纽约一直被公认为是全球拍卖世界的首都。不过,鉴于来自俄罗斯、中东、亚洲等地的收藏界新贵在东方的崛起,伦敦的重要性逐渐开始显现。对于那些定居伦敦的俄罗斯企业大亨来说,这是一个更自然的投资市场;而中东的买家们,则将其视为只需中等航程就可抵达的拍卖之地。苏富比曾做过统计,拍品卖给来自“新兴”市场买家的数量,今年截至目前,在纽约和伦敦两个城市都有所增长,但是在伦敦的增长(33%)要远远超过纽约(6%)。

苏富比印象派与现代艺术欧洲部主席海伦娜·纽曼在接受采访中表示,“特别是俄罗斯买家们,在伦敦拍卖会竞买会让他们感觉非常舒服,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将自己的第二个家安在了伦敦,而且他们在当地也非常活跃。我认为,这主要是因为我们地处的特殊地理环境——通往东方(中亚、中东等地)的门户。我们可以在近年来的拍卖会上明确地看出这一日益增长的趋势。”

开局不利的情况下,苏富比和佳士得依然会在接下去数周内努力呈现最好的拍品。

包括估价达2400万至3100万美元的弗朗西斯·培根1964年的《自画像习作》、约翰·康斯特勃20年未现市场的估价达3000万至4000万美元的风景画《船闸》、估价达2700万至3100万美元的伊夫·克莱因作品《蓝玫瑰》等。


制作小程序多少钱
微店网
智慧零售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