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花都信息网 > 育儿

立地封神 第六百三十四章:天书墓内天书吟(五十六)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0:07:42

立地封神 第六百三十四章:天书墓内天书吟(五十六)

古庭轩全身的气血仿佛已经尽数凝固,原本凝结的千重源气还没有来得及对皇英动手,萧御就已经一剑斩杀了芷青。

“你、你你……”

古庭轩颤栗地看着萧御,连芷青都死在他的手中,还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,他很想找出一个合适的理由来说服萧御,无论是利诱还是威慑,可是偏偏什么都想不出来,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,甚至是血液,都处于彻骨的恐惧中。

“凭你,还不配死于我的剑下。”

萧御面对着古庭轩的无尽恐惧,忽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,这句话的格调从所未有的高,连圣地弟子都不配死于他的剑下,试问谁能够服气。

但古庭轩不仅口服,而且心里也完全服气,连哪怕丝毫的愤怒都没有。

万万没想到,萧御竟然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,这就像在绝望的沉沦之中,忽然踩到了一块坚固的东西,无论脚下踩到的是什么,都完全不重要。

重要的是,他的性命,竟然就这样保住了。

古庭轩生平第一次庆幸自己的对手实力太过强大,强大到自己并没有来得及做出足够对不起他的事情,否则这一刻,他恐怕就跟芷青和御惊鸿三人一样了。

活着,才是最重要的事情,他们就算生前再强大,又有什么用,死后还不是全部化为虚无,只有活着,所有的一切才有载体。

“是是……”

古庭轩很想应和萧御,但怕言多必失,如果说没有任何的表示,又担心萧御会中途变卦,所以只能勉强用一个“是”,来做出稳妥的反应。

萧御看着古庭轩,嘴角忽然掠过一道极其淡漠的笑意。

这缕笑意代表着什么,没有人知道,也没有人在意。

唯有古庭轩看的很清楚,或许,是蔑视吧。

当他想到这一点的时候,在无尽的恐惧中充斥着庆幸之后,忽然生出了锋锐的怒气。

但这重怒气不过刹那之间,已经尽数被吞噬,在这个时候,愤怒实在是最要命的东西。

“受我千重剑意,也算了结了我们之间的仇怨,能够身受四极剑而不陨落,生死都由她自己掌控,你带她走吧。”

古庭轩怔忡在原地,萧御的话说的很直白,但他一时间却有些没有听懂,难道芷青竟然还没有死?

所有人都看到了她被萧御的无上剑气所贯穿,既然御惊鸿三人已死,芷青又为什么能做到还活着。

对于古庭轩来说,这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很难思考的问题,但萧御仿佛根本就没有在意他的想法,等他说完这句话,就转过身向九仞土劫的方向走去。

“蠢材!真是丢尽了我九霄神殿的颜面,还不快将芷青救过来!”

愤怒的声音忽然在识海中响起,古庭轩猛然打一个激灵,终于挪动脚步,上前接住了芷青。

芷青全身已经尽数被鲜血染透,但身体依然散发着温热,眉心天机镜的光芒异常微弱,却依旧在维持着运转。

看来即使到现在,她已经几乎失去了所有的意识,依然还在试图运转空间之力,抵挡萧御的攻击。

古庭轩的双眼忽然一热,于绝境之中求取生存的意志,竟如此让人感动,急忙从冥戒中取出最好的丹药,喂入芷青的口中。

原本遍及宸虚界的惊涛骇浪,就在这顷刻间尽数消散,众人仿佛经历了一场梦,醒来的时候还有一些迷惘。

无论谁经历这样的事情,都会有些茫然,因为这样的经历实在太不真实。

“昂——”

高昂的龙吟声骤然响彻天地,似乎在一瞬间将所有人拉回了现实。

九仞土劫,重新呈现在众人的视线中。

苍龙周围升腾起浩瀚的血雾,巨大的龙身上已经遍体鳞伤,几乎没有一寸肌肤是完整的,甚至连龙须都折断了一根。

但这千丈苍龙

,依旧昂首挺立,秦烈身上迸射出红色的光晕,近乎将苍龙完全笼罩起来。

直到这一刻,众人才恍然意识到,秦烈究竟在经历什么。

如果不是因为萧御太过耀眼,秦烈才应该是这里的主角才对,幻化千丈苍龙,以血肉之身抵挡九仞土劫,如果传到九州大陆中,有谁会相信。

“秦兄,我来助你。”

萧御拖着沉重的身体,缓慢地走向秦烈,皇英心中忽然舒了一口气,萧御的这个动作,显然表明风凌月并没有什么大碍。

昆仑镜傲然盛放,皇英身形一动,已经落在萧御身旁,将萧御稳稳扶住。

萧御转过身看了一眼皇英,眼中顿时掠过和煦的光芒,“不必担心,虽然遭遇了一些意外,但我和凌月都还算好。”

亲耳听到萧御这样说,皇英心中更加宽心,虽然走出这片宸虚界之后,他们还要面对可以预知的绝境,但无论如何,他们都能掌控自己的命运。

“小子,你还能行么。”

九阳的声音忽然响起,语气相较于往日,分明温和了很多。

“如果不是大仙人你施以援手,恐怕现在就看不到我了。”

“哼,也怪我大意,没有预先想到这一点,等到你灵体进入到里面,我已经无法加以控制,才导致出现后面这些事情。”

九阳这句话隐隐有自责之意,萧御一笑,“连我都已经将所有的怒火平息,你还有什么好多想的,虽然出现了意外,好在结局不算太坏。”

“嘿,一剑灭杀三大高手,好大的气魄,我倒是很久没看到你这样决绝的杀气了。”

萧御原本淡然的眼神中,忽然再度凝结出锋锐的寒气,“我并非没有杀气,只是看究竟对什么事而已。”

九阳看了萧御一眼,“你心中行事的准则,当真是让人看不惯,可惜却偏偏和我当年一模一样,不过你惹下这样的对手,恐怕这片大陆很难再待下去了。”

萧御仿佛根本没有在意,眼中反而露出一缕锋芒。

“待不待的下去,是我的本事,就算是圣地又如何。”

九阳微微一愣,随即扬首长笑,“以前我总以为你太欠缺个性,现在才发现,你展露起个性来,比谁都任性。”

白银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
嘉峪关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
铜川整形美容医院
白银治疗宫颈糜烂方法
嘉峪关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